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近期關注

脫貧攻堅一線故事:生達村的巨變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19-12-09 09:24    編輯: 陳悅         

  詩人說,太陽每天都是新的;我們說,新的不僅僅是太陽,更是在太陽下生活的人們和人們的生活。

  雪域高原,10月,我們向玉樹藏族自治州囊謙縣白扎鄉生達村進發,遠處的雪山和起伏的草甸不斷從車窗掠過,曾經發生在這里的陳舊思緒與眼前嶄新的現實不斷地交織在一起,我們不禁感慨,感慨曾經的貧困,更感慨如今的幸福。

  記憶——貧困里渴望開出的幸福之花

  那是1997年的11月,凜冽的寒風似乎要滲入骨頭里,吹起的碎雪隨風飄蕩,貼近臉龐的瞬間,似乎要割開皮膚一樣,疼痛直往心里鉆。

  第一次走近戲稱“山上的猴子”的尕爾寺大峽谷內的巴麥村群眾,貧窮的情景讓我瞠目。目光掃視在茫茫雪灘上,好不容易駐足的地方卻是一間矮小的破土房,房子里探出一兩位衣衫襤褸的群眾以及他們蓬亂的頭發,讓我們心里有一種莫名的沉重感,還沒有多看幾眼,探出半個身軀的群眾不好意思地跑進屋里,刻意回避。

  來之前,我們是做過功課的,生達村因處于原始林區,草山少、無農田等問題突出,群眾生產生活條件十分困難,生活水平遠低于囊謙縣全縣平均水平,交通十分不便,沒有電,沒有娛樂的方式,一切都在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傳統模式中默默地進行著。

  最難忘的是“茶壺泡面”,因當時的條件限制,群眾每天的主食除了糌粑還是糌粑,最多放幾塊生的牦牛肉。入村前,我們原本帶了幾包方便面,想著泡方便面吃。

  村支部書記家,礙于沒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大碗,情急之下我們拿起燒茶用的紅陶壺,清理出茶葉,把方便面掰碎放了進去,煮熟后再盛到小碗里,沒筷子,我找了根樹枝條削成“筷子”,就這樣我倆享受了一頓帶著濃厚酥油味的方便面“大餐”。

  記憶,似乎很遙遠,卻也在腦海銘記,曾經的貧困是留存在記憶里的一種味道,今天才是美好生活回憶的開始,群眾正以新的姿態邁向更加幸福的明天。

  向往——幸福里淬煉出的感恩之心

  曾經的淚是苦澀的,現今的淚是幸福的。

  隨車同行的生達村黨支部書記尕扎很得意地告訴我們,走出貧困的生達村如今持有三件致富“法寶”。

  第一件致富法寶是盤山路。

  2010年以前到生達村所謂的路就是靠運輸木頭的卡車壓出來的,有一段沒一段。遇到雨雪天氣就沒法通過,一般出行要等待好天氣,汽車開到山腳下,然后徒步翻山,在山的那邊等待司機把車開過來。

  如今,“險途”變“坦途”,一條寬展的砂石路依山勢修到村口,連通了遠方。“現在去一趟縣城兩個小時就夠”。

  第二件致富法寶是電。

  2013年,生達村通電,告別了黑燈瞎火的日子,村民們用上了冰箱手機,看上了電視節目,“現在村民們一到晚上全家人把爐火燒旺,燒一壺香噴噴的酥油茶,一邊喝茶一邊看電視就是忙碌一天后最幸福的事。”我看到了尕扎的激動,聽到了他述說著村里生活喜人的變化。

  第三件致富法寶是農牧民專業合作社。

  近幾年,囊謙縣大力發展農牧民養殖種植或其他方式的合作社,旨在轉變農牧民傳統觀念,把群眾的信心和決心揉到一起,通過政府扶持、村委會管理、村民協作,實現經濟發展最大效應,進而實現廣大群眾的穩定增收。

  當然,生達村也不例外,成立了合作社。尕扎說:“起初,干什么?怎么干?傷透了我們的腦子,最終在鄉政府和第一書記的指導下,修建了一個加油站和一個商鋪,目前來看效益還是不錯的,加油站和商店年利潤可以達到35萬元至40萬元。”

  汽車路過多確河灘時,一排排如廠房的建筑物格外醒目,尕扎介紹,這是國家2018年投建的“三區三州”項目,投資金額350萬元左右。有了這些房子,牲畜再也不怕因凍受損了。

  與他們交流,心情十分愉快,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愿和夢想。仁青講了她的搬家經過:“2003年和丈夫住在牧場的黑帳篷里,白天熱晚上冷,到了冬季就沒法呆,第一次搬家新房是國家游牧民定居建設的項目,但當時家里確實困難,想把房子蓋大一點卻拿不出自籌資金,所以住大房子的夢想就這樣破滅了;第二次搬家就是現在,兩層的水泥樓,里面有吊頂有木地板,因為增加了一些電器所以特意把廚房做大了一些。”說起美好生活,仁青高興得合不攏嘴。

  未來——遠方的路將更加美好

  在多確社,尕扎指著眼前的大峽谷介紹道,再往前三、四公里就是西藏的尕瑪鄉。要知道多確社通路較晚,原本只有一條簡易的牧道通向外界,牧場里牧民生計問題全靠“牛馱馬拉”,每年群眾牧場轉場就是個老大難問題。

  2012年,政府拿出25萬元資金支持群眾修路。為此,生達村組建了修路隊,全村黨員群眾投工投勞,挖山劈石,夜以繼日地干。尕扎說:“現在別說是路通了,電網也進來了,手機通信塔也架起來了,放牧的人都是現代化‘裝備’,騎著摩托車、拿著手機、望遠鏡……只要勤快,相信以后的日子會越來越好。”

  “現在黨和國家的各項惠民政策越來越多,村黨支部主要是做好兩件事,一是管理好黨員,一是服務好群眾,把黨員和群眾團結起來,共同奮斗,共同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。”尕扎告訴我們,村“兩委”班子把感恩教育納入日常工作,“我們始終要保護好生態,對于世代以放牧為生的藏族人來說草場是賴以生存的保障;我們始終要銘記感謝黨和國家無私的給予,讓我們過上富足的好生活。”

  目睹了群眾的困苦,才能深深懂得今天幸福的不易,短短十幾年,天翻地覆的變化讓人“咂舌”,與當時的困苦生活相比,生達村已經闖出了一條將生態資源轉化為經濟資源的“文旅路線”,華麗地蛻變為囊謙縣重要旅游景區,一條油亮的水泥路延伸在尕爾寺大峽谷內,鄉與村、村與社、社與群組之間的道路網格基本實現,一座座由北京援建的嶄新的住房有規則地豎立在群山密林間,群眾在吃穿住行等方面發生了巨大變化,一部手機就能從大山深處洞察外面世界的精彩。以往“行路難”“就醫難”“上學難”等等“老大難”問題已然不復存在了。群眾不再為吃不飽、穿不暖而犯愁。

  一張張幸福的笑臉,一顆顆向往之心,就是最好的佐證。(李岱基)

南京彩票大奖得主